0510-82856666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山东宜居暖通工程有限公司
地址:山东济南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颖秀路36号
资讯热线:0510-82856666
售后服务:0510-82851111

小鱼儿玄机2站往事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服务中心 >
小鱼儿玄机2站往事
 
往事漫忆——小丫进京
 
 
 
       一九六六年初冬“初一的学生可以去北京串联了!”这一消息不胫而走,传遍了整个校园。我们这些初中一年级的学生们欢呼雀跃,高兴极了!
小鱼儿玄机2站
       两个多月前,在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全面爆发的时刻,我们这些小学生跨进了中学的大门。课本发下来了,可是一共也没上几堂课。数学就学了个数轴,没想到,数轴知识竟然成为我们整整三年初中阶段所学到的全部数学知识。 学校是一所农业中学,种了很多旱田和水田。两个月以来,我们几乎就是干农活。高年级学生收割,我们就从几里地以外把水稻和豆子背回来。高年级的大哥大姐们一批一批的到北京和各地串联,我们非常羡慕。校方认为初一的学生年纪太小,为了安全起见,不允许出去串联。这会学校同意了,我们能不高兴吗!
 
       去北京串联,虽然吃住和往返车费国家全部报销,可是自己毕竟还得带点钱啊。班上好多同学因为家庭生活困难,每学期三元五角钱的学费都很难交上来,所以只好无奈的放弃了这次机会。我很幸运,父母听说我要去北京都很支持。父亲用省地方粮票给我换回了全国通用粮票,把三十五元冬季采暖费取回来,其中三十元钱给了我。现在三十元不算什么,那时候可是一个年轻职工一个月的工资啊!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,父母怕我冻着,让我穿上了棉袄棉裤,又穿上了妈妈的棉大衣,还把一床棉褥子打了个背包给我背上。挎着一个黄书包,上面链着一个铁茶缸子,我就这样全副武装起来了。
 
        风和日丽,天高气爽。我们一共一百六十名同学,在两名老师的带领下,坐上客车出发了!车子越过原野,进入了深山。峰峦起伏,落叶满山。一片片青松依然郁郁葱葱,生机勃勃。车子慢慢爬上了小盘岭,又盘旋着上了大盘岭。头上云雾缭绕,脚下万丈峡谷。道路狭窄,地势险峻,几处胳膊肘弯更是让人心惊胆寒!稍有闪失,后果不堪设想。 这边关的山路,不亚于蜀道的艰难,真是“难于上青天”!如今,架桥铺路,劈山凿洞,开通了高速公路。每当行驶在宽阔的路面上,经常会想起大盘岭上那一幕幕惊险的场面!
 
       在一片灯火中,我们到了火车站。第一次看到了火车,听到了火车的汽笛声。开始上火车了,人很多,天桥很长。我的武装笨重,行动迟缓,好不容易挤上车,在厕所旮旯得到了“一席之位”。没想到,三天两夜到北京,一直“驻扎”在这!太挤了,我感觉呼吸困难。把背包卸下来踩在脚底下,这才好多了。车厢里挤满了人,几乎都是串联的学生。一些顽皮的男生,干脆坐到了行李架上。他们上厕所不是从地上挤过来的,是在人头上爬过来的。火车钻山洞了,车厢内漆黑一片。他们就乘机往下吐唾沫,下面哗声一片。火车行驶在本省境内时速度还可以,以后走走停停,越走越慢。火车上没有水,没有饭,没有列车员。同学们饿了,就啃点自带的干粮。父亲给我带了饼干,饿了就摸出来嚼。平时很难吃到饼干,虽然没有水,也感觉非常好吃。火车到山海关了,有人从车窗外送上了水,终于喝到了一口水。火车继续前行。昏暗的灯光下,疲倦的同学们七倒八歪的打盹。脚下的背包给我帮了大忙,它让我有了相对宽松的空间,可以坐在上边,靠着旮旯偏安一隅。有的同学上了火车以后就昏睡不醒,扶起来又倒下,被踩塌了也没有感觉。当时弄不明白,她们怎么那么困,一直在睡觉?现在想起来,她们可能是晕车了。我经常整夜看小说,养成了能熬夜的习惯,再加上这混乱嘈杂的环境,所以一直没有睡着。
 
       记得大概是黎明的时候,火车终于到了北京。我们懵懵懂懂,迷迷糊糊的下了火车,深一脚,浅一脚的在马路上行走。走着走着,一位女同学就走入同行的大庆的学生队伍中去了,老师眼尖手快,赶快跑过去,把她拽回来。我们的住处是北京玻璃工业学校。教室的水泥地上靠墙铺了一圈草垫子,我们几十人就睡在上面。我穿的棉大衣和背来的棉褥子派上了用场,盖一个,铺一个,非常舒服!整理好床铺,我倒头便睡,傍晚的时候才醒来。同学们告诉我,吃饭的时候怎么叫我也不醒,她们已经吃过了,食堂就在大门口旁边。我睡眼惺忪的下了楼,找到了食堂。师傅们已经收拾完毕,准备关门下班了。粥没了,给我了一个馒头和一块红方,这时我才感觉饿了。雪白的馒头香喷喷的,我立刻咬了一大口。第一次看见红方,血淋淋的,没有吃。
 
      从食堂出来,端着碗准备回宿舍,却傻眼了,忘记来时的路了!望着几栋楼房,不知道我住的宿舍是哪个楼,哪一层。一边吃,一边想,心中有事,香甜的馒头索然无味了!正愁着呢,发现班里一群同学走过来了,别提我多高兴了!从这件事情开始,我有了步行乘车记忆路标的习惯,直至现在。食堂门口堆着一大堆黑桃子,说是烧火的煤球,我拣了两个光滑的揣在兜里。大家是出去看夜景的,我们一起来到了大街上。 宽阔的柏油路上车水马龙,灯火辉煌。高大的楼房,像一个个巨人站立在街道两旁。刚下过雨,在灯光的映照下,马路油光铮亮。我以为路面抹了油,用手摸了一下,是水。两侧店铺的霓虹灯,五光十色,鲜艳夺目。橱窗内各色水果小吃品种繁多,应有尽有。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看见,叫不上名来。新奇的目光来回扫视中,已经口内生津了。
 
        第二天戒严,大家都没出去。下午接到通知,准备好,明天早晨起早出发。我们到京的时间非常适时,赶上了毛主席第七次接见红卫兵。早晨不到五点大家就起床了,匆匆吃过饭,在学校军宣队的带领下出发了。这些解放军战士就驻扎在学校,管理我们的事务,对待学生象亲人一样。走了很长时间,我们来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街,街道的两旁都是解放军和学生,大家面对大街排好队,席地而坐。前几排都是解放军战士,后面是学生。在歌声和口号声中等待着幸福庄严的时刻。 下午,毛主席乘坐的敞篷汽车徐徐开过来,后面是几辆陪同接见的中央领导的轿车。距离很远,只能望见他老人家的身影。虽然纪律要求保持秩序,但是大家还是激动地站起来,欢呼起来。
 
        晚上,我在日记中记录下了这个光辉的时刻:“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两点五十七分,我们见到了伟大的导师,伟大的领袖,伟大的统帅,伟大的舵手毛主席"。 
        以后在京期间就是参观和游览。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广场,看到了雄伟的天安门,瞻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,参观了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。当时进京的学生很多,很乱,广场周围设置了好多苇席围起来的简易厕所。我们来到团中央看大字报。灰色的楼墙上贴满了一张张大白纸,上面是用毛笔写成的文字,尽是一些文辞激烈的攻击性的语言。看着贴满了一层层大字报的墙面,我想起了邻家老爷爷打满补丁的棉袄。参观军事博物馆的时候,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架U-2型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的残骸。我们来到了北海公园。这里别致的亭台楼阁,湖光塔影,让同学们流连忘返。那时候只有破四旧,立四新的思想,没有保护文物的意识,大家争先恐后的在白塔上攀爬。在天安门前,大家拍照留念。我的短发长了,剪一次要两角钱。在家时母亲几剪子就可以剪好,不用花钱的。再说两角钱可以看两场电影,我没有剪。以后每当翻开相册,看到那过长的短发,就会想起为此省下的两角钱。 
 
       十几天匆匆过去了,要返程了。老师说,愿意去其他各地的同学可以自由行动。一些同学商议着继续南下,但是最终没能成行。至今,江南的古巷,水乡,还有烈士血染的雨花台,依然时常浮现在梦幻中。 同学们开始打点行装,准备回家。与来时不同的是每个人都买了些东西,多了些包裹。有些朝鲜族女同学穿得太单薄,几个解放军战士脱下棉大衣,让她们穿回家。
 
        晚饭后,我们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来到了火车站。只见车站内外黑压压的都是人,地上都坐满了。这些等车的人绝大部分是学生,其中有的人已经等三天三夜了!看这情景,短时间内我们是走不了了,我和小青去上厕所。绕来绕去找到了一户平房住宅,出来的是一位解放军阿姨。非常爽快地把我们让到院里,点亮了厕所的电灯。院里一棵小树,浅色的窗帘里透出柔和温馨的灯光。我想起了家里那盏昏暗的煤油灯。它悬挂在里屋和外屋厨房墙壁的小玻璃窗上,担负着照亮两个屋的职责。里屋灯下放一个小桌,我们在灯光下看书写作业。有的时候没油了,就灌点水,剩余的一点煤油浮上来,又可以点亮一阵子。阿姨很和蔼,慈祥,热情的和我们攀谈起来。她有两个孩子,与我们年龄相仿佛。大儿子也到南方串联去了,还没回来。依依不舍的告别了阿姨,才想起来我们已经出来半天了。我俩匆匆回到原地。完了,队伍不见了!我们焦急地询问旁边的人,都说没看见。东窜西钻了半天,想起了老师的话。如果走失,就在原地等待,哪都不要去。双方乱找,谁都找不到谁。在京半个多月的时间里,同学们走失的事情发生好几起了。一位男同学走散了,第二天才回来。大街的电线杆子上面贴满了寻人启事。我俩回到原地,焦急的等待着。小青比我小两岁,更急。我俩正在人群中张望搜寻,突然有人拽了我一把,我一看,正是班里的一个同学。当时那种焦急,恐惧,懊悔之后的喜悦心情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大家告诉我们,我俩刚走不一会队伍就开拔了。因为在车站不知要等多久,所以决定还是先回玻璃学校再说,发现我俩不见了,老师安排了几个同学来找我们。
 
        大约过了两天,我们登上了返程的火车。这回情况好些,有了座位。车上人特别多,过道里拥挤不堪。火车开后不久,车厢里一个不相识的女生歪倒昏睡起来。怎么也叫不醒她,被踩塌了也没感觉。她拎着的包也散落了。一条四方的绿围巾,里面是一层报纸,报纸里裹着大米饭。大家把她连拖带拽的弄到座位中间,头对着茶桌,才好些。回来时火车的速度快了好多,人也越来越少些。 下火车的时候,一个朝鲜族女同学发现,在北京买的一双靴子只剩了一只,另一只不翼而飞了!还有一个女同学买的裤子是在一个角落里找到的。我给弟弟和妹妹每人买了一个鸭蛋,一个兜里揣了一个。到家掏不出来了,都挤碎了!我从内衣兜里拿出剩余的钱,数了一下,花了十一元,剩余的十九元交给了母亲。
 
       时光荏苒,岁月悠忽。当年的同学们都已经年过半百,青丝染霜。每当想起小时候初次进京,就会联想起《红楼梦》中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情景。那种新奇,那些趣事,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,时常浮现脑海,萦绕于心!